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科技资讯 > 思考 | 人工智能会使人更加懒惰吗?

思考 | 人工智能会使人更加懒惰吗?

时间:2018-07-08 00:37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导读]还记得《WALL.E》中肥头大耳、无所事事、找不到人生意义的未来人类吗?

人工智能??

想象一下人工智能和物联网普及之后你的家庭生活:推开家门,空调早已打开,温度、湿度和灯光都已调至最佳,宠物和孩子由机器人照看,你唯一需要做的就是窝在沙发里,享用智能调酒师刚刚调好的、口感恰到好处的鸡尾酒,并用手机操纵电视机、微波炉、洗衣机等所有的家用电器,甚至有客人来访时,你都无需起身开门,智能门锁会在识别身份后自动打开……

舒服到极致就是堕落。在很多人眼里,人工智能虽能大大便利我们的生活,但也会让我们变得更加懒惰。忧心忡忡的批评家和科幻作家不可避免地会展开如下想象,人工智能普及之后,人类的四肢会逐渐退化,变成终日窝在沙发里的畸形儿,我们将在慵懒中度过一生。甚至连科技界大佬如周鸿祎也认为,人工智能最大的威胁,就是会使人变懒。

思考 | 人工智能会使人更加懒惰吗?

还记得《WALL.E》中肥头大耳、无所事事、找不到人生意义的未来人类吗?

未来真会如此吗?谁都无法做出准确预测。但如果有人突然闯进你家,告诉你沙发是堕落的象征,卫生间应该拆掉,人们应该在客厅的角落里用夜壶撒尿,你会不会觉得他是个神经病?

讽刺的是,四百年前,自居文明世界中心的欧洲人正是这么想的。

当时的英国人就是出了名的上厕所不避人,意大利人卡萨诺瓦第一次造访伦敦时就发现,有很多人会在光天化日之下站在路边或靠着建筑物撒尿,丝毫不在意旁边是否有人。保留了17世纪生活史细节的《佩皮斯日记》中,英国人塞缪尔佩皮斯就曾记录他的老婆蹲在马路上撒尿。

英国人在室内如厕同样夸张,很多人会把便盆放在餐厅的柜子里,男人用完了放回去之后女人继续拿出来用,有人尿急了,会把花瓶里的花拔出来直接往里面撒。法国人也好不到哪儿去,直到18世纪,很多法国人还保留了在楼梯上撒尿的习惯。

不只是卫生间,18世纪之前,欧洲人也普遍没有单独卧室的概念,仆人跟主人睡在同一个房间是常有的事,《佩皮斯日记》中就留下了让仆人睡在卧室用来当“防盗警铃”的记录。

如果说普通人家中不设立单独的卫生间,还可以用经济条件不够、住宅面积不够来解释,但王公贵族也同样如此。他们在吃穿排场上花费巨资,住宅面积也远远超过我们今天的平均水平,但就是没有人在家里搞一个卫生间。

1606年,法兰西王储发布了一项法令,禁止任何人在圣日耳曼宫内大小便。不过,这项法令只是禁止人在地板上和楼梯上撒尿,使用尿壶就不违法。但这项今人看来啼笑皆非的法令也无人遵守,包括立法者自己,法令颁布当天,就有人看到王储把尿飙在了房间的墙上。他的父亲亨利四世同年也发现卢浮宫遍地屎尿,下令禁止在皇宫随地大小便,但或许考虑到随地大小便是人之常情,违反者只需缴纳四分之一克朗的轻微罚款。

18世纪之前,欧洲贵族一直有随地大小便的习惯,亨利四世等人的法令起不到任何作用,而且就连女人都不例外,路易十四的母后就曾在王宫背后的花坛上小便时被人当场撞见。

路易十四本人更加夸张,他在大庭广众下上厕所的习惯闻名欧洲,喜欢一边拉屎一边和外国使者谈笑风生。而且,能够陪伴国王上厕所对于贵族来说还是莫大的荣耀。每天进入黑夜的时候,路易十四都要举行“大上榻”和“小上榻”典礼,前者是指贵族伺候国王宽衣上床,后者就是观看国王上厕所。能参加的只有寥寥数位幸运儿,他们为了与国王共襄盛举,每次要花费1.5万个金路易,相当于30万法郎。

思考 | 人工智能会使人更加懒惰吗?

路易十四的马桶

国王公开上厕所的癖好不可避免地上行下效,路易十四的朋友吉什伯爵,就曾在宫廷舞会中在舞伴用来取暖的皮手笼里偷偷撒尿。

路易十四非但不觉得在大庭广众下如厕有什么不对,而且对私自如厕还抱有反感。和今天富二代普遍喜欢飙车一样,路易十四有乘坐马车在各个宫殿间疾驰的癖好,且厌恶以任何理由停下马车,所以随行人员无论男女只能在马车的便桶里排便,有位女公爵实在不愿意在别人面前上厕所,而国王故意不让马车停下来,导致她憋尿六小时差点休克致死。

思考 | 人工智能会使人更加懒惰吗?

凡尔赛宫占地111万平方米,其中建筑面积为11万平方米,园林面积100万平方米,共有五百多间大殿小厅,乘坐马车绕行一圈要花费很多时间

历史留下的种种记录都表明,是观念,而非技术和经济,限制了卫生间的出现。

为什么在当时的欧洲,从王公贵族到贩夫走卒,连上厕所要避开人的基本隐私观念都没有?答案其实很简单,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舒服”为何物,而“隐私”这一概念,是在“舒服”普及之后才连带产生的。

这一答案多少有点反直觉和反常识,但普遍不追求舒适是18世纪前欧洲的常态。在神权占主导地位的中世纪,教士们普遍认为身体是罪恶的,身体越追求舒适,精神就离上帝越远,因此社会普遍反对肉体享受。

到了文艺复兴初期,此前被压抑的文化艺术虽然得以发展,但社会的主导阶级由教士转为贵族,他们在艺术和日常生活中追求的是华丽宏大的巴洛克风格,表面看上去生活奢华,讲求吃穿排场,但并不意味着舒适。

还是以路易十四为例,他一生最辉煌的成就之一就是修建了全欧洲最大最豪华的宫殿凡尔赛宫,但凡尔赛宫住起来并不舒服,由于宫殿过于庞大,而当时的取暖技术并不发达,冬天的凡尔赛宫非常寒冷。而且,以“大胃王”出名的路易十四虽然食量惊人,但由于用膳的地方离厨房非常远,他很可能一辈子都没有吃过热的食物。

思考 | 人工智能会使人更加懒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