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国内资讯 > 沪“最美河道”呼之欲出 入围者中一半以上有“黑臭史”

沪“最美河道”呼之欲出 入围者中一半以上有“黑臭史”

时间:2018-08-29 09:21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由上海市河长办、市文明办等单位主办的首届上海市“最美河道”系列创评活动正在进行,一个“隐藏”细节值得玩味:“最美河道”入围者中,竟然一半以上有“黑臭史”。它们或被列入住建部考核的上海56条段建成区黑臭水体,或身居上海去年计划消除黑臭的1864条段城乡中小河道综合整治名录。

  从两岸居民唯恐避之不及的“丑小鸭”,蜕变成“最美”评选的有力竞争者,这些河道是上海坚决贯彻落实绿色发展理念的缩影,也是上海要达成“2021年全面消除劣五类水体”需要借鉴的宝贵经验。

  记者逐一走访,探寻这些河道重生和美丽的“秘诀”。

  美在长久:普陀区朝阳河

  铜川路旁的朝阳河碧波荡漾,两岸植被葱翠,不时有路人驻足欣赏。全长约3公里的它一直是普陀区景观河的“代言人”。截至目前,其大部分断面水质稳定在四类甚至三类。然而上世纪末开始,这位“代言人”一度力不从心,水质沦为劣五类,即使经过1998年、2005年两次大规模整治,不出几年,又黑臭如初。

  2016年11月,朝阳河再次大规模整治,此时,一道考题摆在眼前:能否让治理后的河道一直美下去?不再“反复治,治反复”?解答这道难题,先要搞清楚反复黑臭的原因:朝阳河沿岸6米防汛通道被违法建筑占用,部分居民、社区、单位私接管道,将污水排入河内。不斩断这些污染源,只盯着水体治理,难以维系长久。

  思路对了,大刀阔斧的底气就足了。去年春节,趁着枯水期,也是施工对周边影响相对较小的时段,普陀区在朝阳河南北筑堰,把“黑水”抽干,一举排摸出41个排污口。“当时既震惊又兴奋。”普陀区河长办专职干部林哲坦言,震惊的是这些排污口藏得如此之深,兴奋的是这次治理终于直击“病灶”。找准污染源后,治水者们一边截污,一边治污,38个排污口被封堵,2个截污纳管改造,1个设计保留;河底的8500立方米淤泥被清除,重新从木渎港引水。

  去年过完春节,家住樱花苑的孟巧贞差点以为自己走错了路,和她相伴了近30年的朝阳河完全变了样:水面上,28台曝气装置口吐喷泉;透过水面,2.3万平方米的沉水植物随波轻摇。更令她惊喜的是,小区原本占据河岸的非机动车棚改成了樱花步道,坐凳、围栏、花草等都按居民要求的来设计、布置。如今,孟阿姨和小姐妹们已习惯在河边锻炼、聊天,相信她们的欢声笑语将和清澈的河水一样,持续下去。

  美在智慧:徐汇区春申港

  流经罗秀新村的春申港,曾经困扰蔡爱珍16年。她一直搞不明白,小区建成时就做了截污纳管,两岸没有明显的排污企业,而且河的一头连接黄浦江,水的流动性也不弱,可为何春申港总是像“黄汤”?

  2016年起,徐汇区决心“刨根问底”,专家告诉蔡爱珍和居民,春申港的问题出在没有形成稳定的循环生态,几乎没有自净能力。如此,即使花大力气整治干净,河道不久又开始“藏污纳垢”,过几年就变回老样子。

  对治河手段,春申港二级河长张军打了个形象的比喻:“如果抽干清淤是‘西药’,见效快,那么让河道恢复生态,就得用‘中药’,慢慢调理。”用什么“药”和用“药”的次序,其实大有讲究。张军坦言,早期治理时,曾直接往水里投放沉水植物,可水体浑浊,沉水植物晒不到太阳,大批死亡,反而污染水体。

  走访调研后,徐汇区将春申港作为全区首个试点,尝试“食藻虫引导的水体生态修复技术”,均匀地投入了1000多升食藻虫。在水中,食藻虫吃掉藻类、有机颗粒和悬浮物,同时产生弱酸性排泄物,抑制藻类生长,春申港的透明度逐渐恢复。等到有充足光照进入水底,再种植沉水植物,由它们吸收水中过多的氮、磷等富营养物质,茁壮生长。

  去年春天,春申港里的“水下森林”连成片,成了水生昆虫和底栖生物的乐园。

  到了最后一步,就是引入螺、贝、鱼、虾类等水生动物,靠食藻虫、水生植物、昆虫、底栖生物养活它们。此后,春申港形成“虫吃藻、鱼吃虫、草净化”的良性循环。不需要过多人工干预,水中的富营养物质就能通过食物链及时转移出去,春申港恢复了自净功能。“透明度两米以上!水草里有几条鱼?几秒钟就能数出来!”现在,有亲朋好友来访,蔡爱珍总要带他们参观下家门口的春申港,脸上写满了自豪。

  美在协作:静安区夏长浦

  2004年,刚搬到沪太路1170弄的宋慧贞后悔了,小区旁的夏长浦长年黑臭,更有一个响亮的外号——“蚊子河”,两岸居民一年四季不敢开窗。

  此后数年,政府部门多次整治,基本消除两岸违建和排污企业等污染源,但由于岸边居民区生活污水直排问题悬而未决,夏长浦仍未明显好转,是劣五类水体名录里的“常客”。

  其实,通过截污纳管,居民生活污水直排的问题不难解决,但实际情况复杂:东起彭越浦的夏长浦呈“厂”字形,这一“撇”约有1公里属于界河,东边是曾经的闸北区,西边是宝山区,说起来双方都该负责,可实际情况是各管各的,有什么涉及河道两岸的问题,协调难度很大。尤其是宝山沿岸居民区的直排污水,已成为两岸居民的主要矛盾。

  这种矛盾,以夏长浦被列为住建部56条黑臭河道整治名录为契机,得到了解决。为此,上海水务部门至少每两个月开一次会,各区要上报所辖黑臭水体的治理进度,静安和宝山两个区在夏长浦上的矛盾全部放到台面上协调,当场拿出具体处理方案。

  经过协调,宝山区下定决心对沿河直排口“动手术”,在雨水管道上架设雨污分流装置,雨水排入夏长浦,污水引到附近的市政排污总管内,并将残余排污口封堵。

  对岸风生水起,静安区也不甘示弱,通过河道疏浚、水体生态系统构建、绿化改造、泵站改造等综合手段改善水质。2017年9月,数据显示,夏长浦水质已达五类。截至目前已完成4次公众测评,公众满意度达到90%以上。

  看到夏长浦在一天天变好,宋慧贞愁眉舒展,如今的她已是当地资历最老的护河志愿者,平时有空,就情不自禁去河边逛两圈,捡掉步道上的垃圾,擦拭下靠河的栏杆,尽一份绵薄之力。

  美在理解:青浦区杨巷港

  青浦区内的杨巷港,虽然是条不太起眼的村级河道,却有一个区内河道少见的风景:沿着2公里多的河岸,有一道彩绘墙,用生动的图案诠释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弟子规、上海市新七不规范等内容,让人眼前一亮。

  在徐泾镇治水办主任沈激看来,这道彩墙不仅是一道风景,更是两岸居民对河道整治理解和支持的缩影。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