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娱乐资讯 > 她当年的离经叛道之论今天回味无穷

她当年的离经叛道之论今天回味无穷

时间:2018-09-02 16:58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她当年的离经叛道之论今天回味无穷

 
 

  ——读简·雅各布斯《城市与国家财富》

  ⊙夏学杰

  简·雅各布斯(Jane Jacobs)的《城市与国家财富:经济生活的基本原则》(Cities and the Wealth of Nations: Principles of Economic Life)探讨城市经济发展的动力机制、如何解决地区发展不平衡的问题、什么样的城市化才能健康持续推动经济发展等问题。全书见解独到,语言犀利,发人深省。正如美国《纽约客》杂志所言:“在和城市有关的所有议题上,简·雅各布斯都是无与伦比的分析家。”

  美国-加拿大学者、作家、社会活动家简·雅各布斯的学术研究,对城市研究、社会学、经济学都有很大贡献。她1961年出版的《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成为城市规划领域划时代的经典。然而,此书刚问世时却引发极大的争议,城市学名家芒福德在《纽约客》杂志上将这本书讥为“雅各布斯大妈想用家常疗法对治城市癌症”。北美及世界多少城市与都会区在付出巨大代价后,才为时已晚地想起她当年的忠告。因为对社会的深刻思考和积极参与,拉塞尔·雅各比在《最后的知识分子》中将她列为美国值得珍惜的公共知识分子之一。

  这位独立思考的民间思想家,此后陆续出版《生存系统》《集体失忆的黑暗年代》等重要著作。从城市经济,到国家财富,再到经济的本质,雅各布斯的研究形成了系统的关于这一话题的颠覆性论述,解答有关城市和经济的所有重要问题。今天,人们在检讨主流经济学、发展理论、全球贸易、国际援助、货币政策、粮食安全及国家财政转移支付的时候,雅各布斯这些写在多年前的经济见解越来越凸显其价值。

  经济发展源自创新

  及对进口产品或服务的替代过程

  归纳起来,雅各布斯最重要的观点是:在考古意义上,城镇的存在早于农村,先有了城市的需求,才有“农业”和“农民”的出现;只有配合城市的发展,才可能改善农村的经济和农民的生活。城市经济发展首要在于“进口替代”,即以本地生产的产品替换进口产品,而不是“比较优势”或以国界划分的国际分工。没有几个城市有绝对的比较优势,反之,大多数城市都要在没有明显比较优势的情况下寻求发展。一国之内或邻近地区的同等水平城市之间互相贸易、互相作进口替代,才是发展的正途。经济发展源自创新及对进口产品或服务的替代过程,而两者都只有在城市才做得到。

  雅各布斯一直在援用各种实例或引经据典论证她上述离经叛道的观点。比如对城市与农业问题,她引用亚当·斯密的观察:最为发达的农业国一定也是工商业高度发达的国家;最彻底的农业国家,农业一定落后;最富生产力、最繁荣、最新式的农业一般都位于城市附近,落后的农业则远离城市。不过,雅各布斯并没有把城乡作二元对立看待,而是想证明城与乡一衣带水的关系,农村的出路在于如何借助城市而作出技术优化和作物多元化的发展,同时避免两个极端:成为完全依赖远方市场、单一作物的供应区,或者因为与城市隔绝而走向作物劣质化和技艺流失的末路,掉进没落循环。

  城市间相互的进口替代过程刺激了城市制造业的革新。当各个城市广泛地用当地的产品替代进口物资的时候,并不会因此减少人们愿意进口或能进口的物资,相反,当地能生产的物资的进口虽然有减少,其他产品的进口却会得以增加。欧洲的发展过程非常迅速地在美国的北部地区得到复制便是例证。虽然是殖民地城市,波士顿和费城却像欧洲的城市一样,开始仿造从欧洲进口的简单的产品,并出口到其他的落后地区,逐渐替代从别的地方进口的物品。

  中世纪欧洲的落后城市不得不依靠从无到有的创新,因为它们别无选择。今天的落后城市也必须依靠即时创新,这是因为这些落后城市不得不与更为发达的国家竞争,需要降低成本。并且,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它们不得不让生产出来的产品的价格适合当地民众和企业的购买力,以及其他落后地区的群众和企业的购买力。

  在自给自足的社会中,人们之前已掌握的很多技能和手艺可能会退化或失传。雅各布斯认为,自给自足的生活方式并不像浪漫主义者幻想的那样是一种“经济生活如何发端”的范例,而是呈现着一个经济体衰退和消亡的过程。像自给自足的埃及经济一样,那些残留的狩猎采集社会的发展程度也可能比其远祖更原始,它们传达给我们的信息是没落而不是兴盛。所以,雅各布斯的结论是:所有的经济发展都要依赖城市。而且这种依赖从定义上说是绝对的,因为经济生活在任何地方发展起来的时候,这个进程本身就会创造城市。

  国家经济最重要的元素

  是不同的城市经济体

  那么落后地区如何发展呢?直接引进发达国家的先进技术先进设备就行了吗?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伊朗的巴列维国王希望本国的经济也能像美国、日本和北欧国家那样蓬勃发展,他以为,如果伊朗能拥有那些发达经济体所拥有的设备,就能建立起繁荣的经济。于是,巴列维国王便按照来自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顾问的建议着手推行变革计划。到了上世纪七十年代,伊朗在经济上果真取得突飞猛进的发展。然而,在外表鲜丽的经济发展背后呢?一位伊朗教师说:我们的国家拥有德国克虏伯公司25%的股份,但是我们甚至不能生产出一把能削苹果的水果刀。这生动地折射出伊朗购买的商品与自身能生产的商品的巨大鸿沟。

  一些落后国家或地区试图通过简单的、与更发达的经济体进行的双边贸易来获取发展,依赖别人已开发出的技术和产品,由此来走一条发展捷径,绕开那些必要的尝试、错误和革新的过程。结果大都事与愿违。因为他们能复制生产,但没能复制出市场。

  今天,许多国家面对地区发展不平衡的问题时,采用的是给落后地区提供贷款、拨款和补贴,引入大型企业等手段,以期改善其经济面貌。雅各布斯认为,这些手段并不能为落后地区培育出进口替代型的城市。这些措施除了暂时性地缓解贫穷以外,会造成有惰性的、不均衡的以及依赖其他地区的经济模式,无助于创造能实现自我运转的经济。经济发展落后地区只有依靠彼此间活跃的贸易往来,才有可能改变局面。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城市与国家财富》创新性地提出了经济的反馈控制机制。从理论上说,当一个国家的货币相对于其他国家的货币出现贬值,本应有助于该国经济的调整。贬值以后,这个国家的出口对于其他国家的消费者来说,会变得更便宜,出口因此会得以增加;同时,需要进口的商品自然会变得更为昂贵,从而有助于本土制造业的发展。然而,反馈控制机制大都是失灵的,因为货币的信息反馈机制是如此强大,以至于许多国家往往会尽量设法拖延、阻断或抵抗这样的信息。